张抗抗和方方的逻辑谬误在哪里?

张抗抗和方方的逻辑谬误在哪里?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资讯 > 张抗抗和方方的逻辑谬误在哪里?
首页 > 网络资讯 正文

张抗抗和方方的逻辑谬误在哪里?

2020-04-11 23:03:32 阅读 488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曹和平】

最近一段时间,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张抗抗和湖北省前作协主席方方(汪芳)指责中国抗疫并与众多网友互怼,已经上升到更为广义的社会批评了。

作为社会的普通一员,反批评一下是合适的。让张抗抗和方方的观点蔓延下去,会造成网络舆情在国家层面上的冲撞,这对今后的现代化建设以及更长远的国家利益——中国崛起特别不利。

昨天,张抗抗又在微头条上发短文说,美国著名学者麻省理工学院教授乔姆斯基一生和政府唱反调,美国政府也没有给他带来太大的麻烦,还获得了世界性的声誉,并以此为例来为方方唱衰武汉抗疫帮腔。

其拐弯抹角是说,既然乔姆斯基批评美国都获得了世界声誉,为什么方方,当然包括张抗抗自己,批评一下武汉抗疫,中国舆论就没有雅量容得下批评吗?

这似乎是一个非常拿得出手的理由,但不巧的是,张抗抗的逻辑是谬误的。

她这样总结乔姆斯基的批评:

(1)乔姆斯基是一个长期反对美国政府的异见分子;(2)乔姆斯基总是批评美国的民主和人权;(3)但美国政府并没有把乔姆斯基怎么样;(4)乔姆斯基在北京大学演讲并获得了荣誉博士学位;(5)当年乔姆斯基来北大时官方报纸大版面地赞扬了乔姆斯基的批判精神。

这一番批评,一个到口边没说出来的话就是,看你们以及舆论心眼小的,连美国政府和美国舆论都不如。

张抗抗的错误在于她把乔姆斯基当成了一个简单的政治异见分子,这太理论浅层了。

首先,乔姆斯基是一个世纪级别的思想家。他的发生语言学用第三只眼睛找到了语言逻辑的基础层结构——语言公理。

他从批评当时主流语言学的表层逻辑——语义、语法和语(音)词关系,深入到语言的深层结构——发生语言学(有的译为生成语言学),一种用第三只眼睛讨论语言的基础层生成逻辑,以及说话时遵循语法序贯形成的二次语言创造行为的全序列过程。

这种讨论深层语言逻辑的巨大理论作用在于(1)它成为今天阿尔法狗打败国际象棋大师——近年来深度机器语言学习的形而上学基础,今天大多数人才知道发生语言学(以及他影响的发生心理学)是数字技术和智能机器时代到来的哲学先声(今天科大讯飞和IBM机器人产品都只不过是它的工程技术应用而已,当然也了不起)。

其实,新型冠状病毒的最终破解谁说不需要这种形而上学,一种病毒组成的公理体系的抽象逻辑研究呢?也确实,(2)今天生命干细胞研究和纳米技术研究的很多科学家,包括诺贝尔奖科学家(在诺奖获奖时演讲说),都在使用乔姆斯基的形而上学方法论。

某种意义上,乔姆斯基让成就爱因斯坦、波尔等伟大科学家的维也纳学派的理论,在20世纪开了个2.0版本的头(可惜百年了,只有此一人的进步是真正超越了维也纳学派),这就是时代理论先驱的巨大社会进步作用,和人类在维也纳学派之后的整整20世纪在形而上学理论上的欠账。

乔姆斯基

既然在形而上学方法论上有突破,(3)乔姆斯基自然能够看到三权分立和美国民主选举这种表层社会互动规则(逻辑)和深层“发生民主过程”之间的巨大逻辑扭曲而进行批判。

西方的选举制度远没有达到公理闭洽的高度。乔姆斯基首先是一个创新者,然后才是一个批评者,而不是一个政治异见分子,为反对而反对。相比之下,张抗抗和方方总想让我们学习美国,以美国为示范,这个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诚然,(4)乔姆斯基反对美国政府和部分表扬中国政府,不是认为美国政府不如中国政府,而是认为两个政府,尤其是美国政府应该做的更好。比如,乔姆斯基说,选举的时候,他支持民主党(其实他并不支持),但是在共和党绝对赢(民主党没戏)的地方,他支持内德(环境党)。

最后他说他是无政府主义者,但又说他不是不要政府的无政府主义者(把很多语言学家和方方、抗抗们弄糊涂了)。其实,他只是哀美国两党不争。乔姆斯基不是一个真正的反政府主义者,美国政府为什么要难为他呢,供着学习揣摩多好。

换句话说,(5)乔姆斯基不仅是现实的,脚踏实地地做出了巨大的理论贡献,而且还是未来的,他希望有一个未来人类命运共同体,而不是像今天的克林顿和特朗普沾沾自喜于美国的伟大(实际上不伟大),更不像今天的方方和抗抗,在没把握准乔姆斯基的用意更不知道美国不足的条件下,就拜倒在西方面前批评中国的一切。而且,常常拐弯抹角,直接间接地鼓励了一些异见寻租分子,甚至拐了个弯,就把自己的身姿(观点)摆到了与“台独”、“港独”和反华势力相拟合的某个人们觉察不到的方向上。大憾,中国的两抗、两方作家协会主席。

相比下来,(6)张抗抗和方方并不知道中国和世界大势,并不像乔姆斯基那样早知道形而上学100年,仅仅是表象地看见乔姆斯基反政府一面,实际上,对这样一个批评到自己痛点上的时代理论先驱,任何一个理性的政府哪会不欢迎他呢?

要学乔姆斯基,必须从自己的领域,由专业走向思想上的形而上学高度。非常可惜,方方和抗抗还都停留在四十年以前——1980年代的伤痕文学写作水平上。时代在进步,1980年代的作家们,要想再引领社会,必须和时代的脚步同行。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

 
 

粤ICP备16081949号|本站即日起不再提供免费收录服务,快审10元/站 联系站长QQ

2019-2020 艺术分类目录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