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枝裕和新片真的砸了吗?有人却说是他的最高作

是枝裕和新片真的砸了吗?有人却说是他的最高作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资讯 > 是枝裕和新片真的砸了吗?有人却说是他的最高作
首页 > 网络资讯 正文

是枝裕和新片真的砸了吗?有人却说是他的最高作

2020-04-03 22:14:22 阅读 488

作者

肥内

编辑

parallel

是枝裕和雷声大雨点小的《真相》得到的近乎冷淡的反响令人抱屈。作为一部向西方人证明他能适应不同国家、文化制作环境的作品,《真相》即使有点用力过猛,但成果应该是足以让他自豪:既没有丢掉他原本的特点,又在引入新的元素时看起来不刻意、尴尬。唯一尴尬的,大概是人们对他有了错误的期待。

《真相》剧照

同样的情况已经无须反复再说。是枝像是拥有双重人格,或者,在他美学发展的过程中,他逐渐找到的东西可能与最初的样貌有所差异。因此,激进的影迷一般会分成两类:支持他早期(大概可以《步履不停》为分界;《花之武者》应该是最尴尬的作品),或热爱他后期。

在他作品来到“冲积的水平线”之后,影片风貌基本底定,偶尔会根据题材或合作的团队差异,连带出现一些稍稍不同的风格,比如《空气人形》有李屏宾为他带来那近乎强迫症的飘移镜头,以配合空气人形的题材;《第三度嫌疑人》则因为侦案导向了彷如《距离》的冷感,以回应每一次探监隔在律师与嫌犯之间那冰冷但脆弱的玻璃;《小偷家族》的俗丽色彩则在体现这一家人的“过家家游戏”,并且取代了被置放在画外的璀璨烟花。

《小偷家族》剧照

《真相》的保守策略,让他戮力压制影片的戏剧性,因此即使出现过“我永远不会原谅你所作所为”这样激烈的指控,但这也就是影片最大冲突的时刻,但其张力并不是透过情感宣泄,或过度、浮夸的表演来完成,这也是对于被指控者身为演员,以及指控者身为曾经想当后来打消念头的潜在演员的一种反拨;实际参与张力的是这句台词的舞台:一顿暗含箭在弦上的家庭聚餐,餐桌上有实际的不速之客——路米尔不请自来、早就被母亲法比安驱逐的父亲彼埃尔;也有不明说的不速之客——路米尔的美国丈夫汉克,他在餐后向路米尔抗议自己是她用来刺激法比安的道具;以及另一位潜在却核心的不速之客——法比安曾经亦敌亦友的演员伙伴、同时也是路米尔的戏剧启蒙、早逝的莎拉。

这种赋予戏本身,不论是戏还是场景(舞台)以意义,让意义成为氛围,包围戏的实体,这种作法本属西方擅长,这在东方电影还是少有全面系统化处理的导演,比如小津。是枝在这一点上没有丝毫的青涩感。尤有甚者,在构图取景上与分镜策略上,他也完全能适应西方体系。

窗框作为法比安的领域线

迎光记者沐浴在女神带来的光

卢克出现后,镜头为法比安制造躲藏所

就说开场戏,法比安接受记者访问,法比安秉持着写(或口述)回忆录的信念,“不一定要公开真相,且真相也不一定让大众感兴趣”,因此受访的她形象上是以逆光的方式,置放在一面窗前,被窗框给框住;反打镜头拍到的记者,当然因为迎光,他的脸上是明亮的,彷佛是受到法比安的光芒给照耀着;但就在现场的第三人,法比安忠实的助手卢克进入画面之后(他先是被法比安的视线给带出来的),尽管卢克只是提醒记者把法比安一句不妥的回答删去,但他的行为(介入)无疑打破了她所营造的气场,于是再拍她时,取景角度改变,她也顺手点了一根烟(烟在影片中一直伴随著法比安作为她自我防卫的保护罩),此时画外传来的提问是“是否有哪个女演员对您产生深刻影响?”时,法比安的背后是窗与窗之间的墙,为她提供藏匿的角落。

这些透过场景来外化人物内心,并且灵活切换镜头来突出对白情境,本是西方导演的基本功,但是枝既从容又将这套方法淡化,磨成他自己那种不很刻意流露的模样。

路米尔窗外“逆行”的风景

又或者在一个重复出现过几次因此也有点重要的场景,车上,作为法比安另一处以她为中心并且也为她提供庇护的场域(她一度演不下去而想乘车逃离片场),第一次出现时,坐在她对面的路米尔,由于是背对车头,因此她窗外的景致对她来说,也是“逆行”的,而她们正前往20年前和莎拉一起去过的片场,进行读剧本的工作,逆行的风景营造了“回忆”的氛围。当然,这种符号性在西方电影也常见了。

不过,同样在这车上,有一个微妙瞬间则可说是属于是枝了。那是她们驱车前往片场准备拍摄,法比安的一个凝住的微笑,中断她与路米尔之间的谈话,这时我们看到坐在副驾驶座的卢克回头微笑,让人误以为冷漠的法比安竟对卢克投以温馨的微笑,不可思议,但旋即我们顺着下一个镜头中路米尔的眼神下望,看到原来是路米尔的女儿夏洛特正拿著相机拍摄法比安。

法比安突然的一笑……

……卢克也回以一笑……

……看下来,原来是夏洛特在拍照……

同样地,这种双关语性的设计也可以跨越不同戏,而形成更大的系统。比如路米尔一家人刚来到法比安的住所,夏洛特惊呼“好像一座城堡”,路米尔马上泼冷水说“如果不说后面紧挨著一座监狱”,监狱并非对这栋建筑的比喻,因为后来(也是第一次来这里的)汉克恭维法比安,称赞房子漂亮时,法比安同样回答“哪怕后面有一座监狱”。然而,当不速之客彼埃尔(跟路米尔一样说是为了向刚出版回忆录的法比安祝贺而)回来时,路米尔问他“你从哪里过来的?”彼埃尔回答“后面”。这种双关语幽默隐藏了许多不明说的人物前史;只是说,担心过于简约、留下太多空缺,西方观众跟不上,因此不少段落还是试图给予必要的说明;当然,重大的悬念,像莎拉对这家人来说,到底算是什么样的存在,则没有具体的说明,保持了悬念的完整性。

然而真正体现是枝美学的,终究还是那本没有真相的《真相》,但围绕著《真相》则又有许多真相慢慢浮现。《真相》中有真有假,真相是以片面的、改造的、刻意隐藏的方式,让知情人士去捕捉,而它带出的真相,终究也以同样的方式,流动于人物之间,任她们抓取所需,再进行装饰。

《真相》剧照

如此便回到他贯串于数部名作的核心——就像非常懂事的淳表面上说想当医生,实际上想当调音师(《步履不停》),造成他表面话的原因多且复杂;庆多的乖巧与顺从(《如父如子》)的理由也是多且复杂;铃向姊姊们诉说的父亲形象(《海街日记》)的真实性与动机也是多且复杂;航一在关键时刻放弃许愿(《奇迹》)的原因也是多且复杂——:人生场景的表象与背后(动机、理由、目的),其真相也都是多且复杂。

- FIN -

转载请注明出处!

 
 

粤ICP备16081949号|本站即日起不再提供免费收录服务,快审10元/站 联系站长QQ

2019-2020 艺术分类目录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