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贺龙:一位有趣的建筑“实践+研究”者

人物 | 贺龙:一位有趣的建筑“实践+研究”者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资讯 > 人物 | 贺龙:一位有趣的建筑“实践+研究”者
首页 > 网络资讯 正文

人物 | 贺龙:一位有趣的建筑“实践+研究”者

2020-05-25 18:09:31 阅读 488

一位有趣的建筑“实践+研究”者

贺龙,天津大学建筑学博士,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内蒙古工业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内蒙古工大建筑设计有限责任公司副总建筑师,贺龙建筑工作室主持人,中国建筑学会会员,中国寒地建筑学会理事,内蒙古自治区优秀青年勘察设计师。

细数内蒙古的建筑师,贺龙无疑是其中颇为“有趣”的一位。

作为内蒙古工业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他曾主持和参与过“基于气候调控的建筑基本形态设计方法研究”、“城市节能绿色建筑技术集成与应用”、“内蒙古中西部地区汉川宗教建筑研究”等重大研究课题;同时作为内蒙古工大建筑设计有限责任公司副总建筑师,依托个人工作室团队,常年扎根于内蒙进行了多项地方建筑的设计项目实践。

娴熟的平衡和开展着教学科研与建筑设计的双重实践,拓宽了我们对教育、建筑、设计的认知。

在采访中,他轻松有趣的回答总是让人开怀一笑,同时又不禁让人开始思考答案背后的深刻道理,无意间的言语却拓展了听众思考的维度。

01.

与建筑师对话

最近在做哪些项目,与过去相比有哪些差异与共性?

贺龙最近的项目是很多的。在学校的教学任务虽然不轻松,但是通过网上授课,形式上相对自由一些。与过去相比较,在跟进项目的时间上,比重会稍微大一些。也会有时间做一些有趣的事情。

之前做项目时,总会有很多预设,将自己绑架在其中,一不小心就走偏了。我有个学生大概知道我那个时期的状态,跟我开玩笑说“不要有负担”。现在换了一种视角去看待项目,项目也做得更加的开放一些,反而会轻松很多。

哪个项目留下的遗憾让您最为印象深刻?

贺龙 遗憾都有,太深刻了。没有专门梳理过,我也不知道怎么把这个问题回答的稍微简明一点。

遗憾的原因也有很多,内部因素、外围因素、技术因素等等,更多的是在反思自己,这是一个需要用一辈子的时间反复锤炼的过程,正是因为有遗憾,才能更好的去协调、规避一些可以解决的问题,也是一种转变。

面对项目的选择,目前您大概有哪些标准?

贺龙其实项目标准对我来说,基于市场的角度来看,最核心的一个标准就是落地性。

从项目选择的情况上看,我对于一个项目的判断,第一是项目的甲方是个什么样的人,跟他来共同来完成一个事情,会不会顺利、开心?已经不是方案层面的事,而是做事层面上的,因为你必然做一个项目是要做一件事,与谁共同来完成一件事,有没有信心?这可能是要考虑的因素。

在未落地的项目里,哪一个让您觉得最可惜?

贺龙哪一个比较可惜?能说的,当然就是吐槽了。其中一个项目耗费了大概有半年多的心血,而且也得到了甲方的认可,最后项目流产了,当时真的是特别地身心俱疲。

从另一个角度说,我觉得是一个比较可惜的状态,是因为那个项目不仅是对我自身设计的挖掘,也是学术上的研究。探讨的是一个高容积率,高密度下去做一所小学。小学在这种用地条件下,通过建筑探讨新的教学模式、规划模式和空间模式。其实是一个更大意义的创新。但是,没有落地。

如果在一种理想状态下,您想设计一座什么样的建筑呢?

贺龙我一定是想给自己设计一个房子,这样我就不需要挖掘,到底想要什么,需要什么,怎么去设计、对接,我就会很清晰。但是给自己设计一个房子,还有个假设条件需要排除的,就是一定不能听家人的意见。

但我猜想,这一定是一个很朴实、实用、耐用、生活化的房子。不会想着要做一个什么作品,可能反倒是一个好的房子,这是其他项目最不具备的状态。而房子里的亮点,是等你做完以后自然而然就产生出来的效果。这和刻意的营造是有本质区别的。

您是如何看待自己建筑师和教师这样的双重身份呢?平时日常中是怎么样协调的?

贺龙一开始其实是有压力和负担的,但是建筑师、教师本质上是可以联系起来的,同时也需要更大的精力投入其中。

像这类的双重身份相对会少一些,从我自身来看,我的双重身份可能会给一些人带来示范或引领。行业上能否能把建筑师和教师双重身份给予一定的认可度?我一定要把这件事坚持下来,作为一个职责。

在授课的过程中,会将一些实践性的经历带入到课堂,在学生的群体中还有一定受众的,更多的时候他们是愿意听故事的,哪怕是吐槽。当然教学上的研究对日常的设计同样重要,二者一定是并重的。

设计之路上,是否有影响您的人?

贺龙影响最大的肯定是张鹏举老师。毕业后在北京有过短暂的社会实践,真正的实践就是回了内蒙以后跟张老师的学习。

核心的影响就是他让我学会了如何把技术层面和实践层面结合起来,或者说理想的点和现实的点,怎么顺滑的结合起来。这是当时在我那个年龄段特别重要的一步,完全是张老师领着我走出来的,这对我后续的发展,有至关重要的帮助。

您平时有阅读的习惯吗?会看一些什么书?

贺龙我没有特别的培养起来阅读的能力,我阅读的能力表现有一个很大的特点,我只会精读不会泛读,我读书的速度不会很快,但我读一本书,就是一本。

我大部分时间看书都是带有一种做工作的角度来看,没有娱乐的角度。当然也会喜欢读一些文学作品,印象比较深的,是余华写的《兄弟》,被他纯净细密的叙述和打破常规的语言秩序所吸引。

在设计与生活中是否存在什么困惑?

贺龙虽然我刚才标榜说教师和建筑师身份我基本处理的差不多了,但其实还是一个困惑,当然也是一个最日常的困惑,那就是时间。

时间该怎么整合?现在目前来说是一个最大的课题,我又给自己加了另一些工作量,健身、运动、减肥。当这些事情也要花费一定的时间时,其实也提高了其他的工作效率。这可能是对我生活状态上一定程度的解决,但根上其实还没有解决。

您最近有去哪旅行吗?旅行对您的设计有哪些影响?

贺龙专门的旅行,对我来说是奢侈。还是时间,总觉得事情多的抽不开身。

建筑师的好处是在出差的过程中,有机会去看很多的项目、建筑,有时还会按照自己的兴趣额外去几个地方,去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通过身体去感受建筑,这样对建筑的理解会更恰当一些。

面对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您对当下的建筑有何想法?

贺龙在我学术里其实有一个话题——共享空间与交往空间,要强调人们的一种集体生活。疫情其实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考虑——个人空间,在大技术的背景下,建筑学对这方面空间的考虑是相对薄弱的。

建筑学其实会给自己假设命题,通过建筑空间引导、创造大家多交流,很多空间都是为了鼓励大家积极的沟通、活力的社交。建筑是不是可以从补偿的角度上更多的平衡一下对独处空间的思考。对我来说,我的性格其实是一个喜欢独处的人。

如果不做建筑您的理想职业可能是什么?

贺龙不做建筑,我就学计算机,当时高考的第一志愿就选的计算机专业。

当时第二志愿被调到建筑学院时,去学校报到因为不懂,去了土木工程学院报道,被告知走错了。后来才开始了解建筑,攻读建筑专业,一路坚持到现在。不过走到现在,我猜我搞计算机的能力早就荒废了。

采访:广州设计周 内蒙古站 小苹果

拍摄:内蒙古时尚热文化 李炙修

02.

项目图集

内蒙古工大建筑设计有限责任公司

红召九龙湾生态旅游区游客中心 ©贺龙

项目地点内蒙古乌兰察布

建筑面积4796.96平米

设计时间2015年

项目参与者 李鑫 张帅

内蒙古工大建筑设计有限责任公司

蒙古族服饰文化博物馆 ©贺龙

项目地点内蒙古通辽市

建筑面积8000平米

设计时间2015年

项目参与者 张文俊 武永江 张帅 李燕

内蒙古工大建筑设计有限责任公司

呼和浩特宏泰小学 ©贺龙

项目地点内蒙古呼和浩特市

建筑面积51563平米

设计时间2017年

项目参与者 李燕 李鑫 杨沛

03.

设计礼记

有人请我设计一幢“房子”,我心有不甘,便悄悄置入了某些“房子”之外的意义……

落成后,这幢“房子”时常被称作是一座“建筑”,我洋洋得意,给自己封了个“建筑师”的名头,见人就掏出来晃晃……

晃的多了,心里不免忐忑:我在将“房子”升华为“建筑”的自我愉悦中,是否开始忽视了“建筑”仍属于“房子”的原始本质?

我开始痛定思痛、谨小慎微、反复平衡……

直到现在。

——贺龙

转载请注明出处!

 
 

粤ICP备16081949号|本站即日起不再提供免费收录服务,快审10元/站 联系站长QQ

2019-2020 艺术分类目录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